公棚三关鸽王冠军是如何培育出来的?-中国信鸽天堂网
站内搜索
站内搜索
热点资讯
公棚三关鸽王冠军是如何培育出来的?
责任编辑:刘胜利    发布日期:2018/01/19 13:07:45

鸽王冠军是如何培育出来的?

  2017年,上海蓝色海湾公棚举办了450公里、500公里、580公里多关赛,这在公棚是有史以来距离最远的比赛,竞赛难度很大。毋庸置疑,参赛的都是十分优秀的赛鸽。经过一关又一关的比赛,王忠宝先生的一羽足环为09-0297166雨点砂眼的雌鸽勇夺三关鸽王冠军。

  当然,在比赛中获得冠军是有偶然性的,特别是十分激烈的短、中程比赛,公棚比赛尤为如此。但是,偶然性是建立在必然性的基础上的,没有必然就没有偶然,这是辩证法。

  我们来看看这羽赛鸽在每一关中的表现:350公里第一关热身赛,它飞了394名。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比赛现场视频直播中看见,这一天,天气突变,刮起了很大的顶风,又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正担心赛鸽的遭遇,但是赛鸽们还是冒着风雨如期归来,而且是一群一群地归来,这是在所有公棚赛中极其罕见的!顺便说一句,这彰显了蓝色海湾公棚高超的养功!也许是赛鸽素质太好,归巢后不怎么累,大多没进棚,都在棚顶上戏水玩耍,有的干脆洗起澡来,不一会,棚顶上都是归巢的鸽子。王忠宝的那羽鸽子是第394只进棚的,至于它什么时候归巢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早就归巢在棚顶洗澡而没及时进棚呢。但是,在后面三关比赛中就能看出它归巢的速度了。

  第二关450公里,放飞地晴,西风2级,它获得15名。

  第三关500公里,放飞地晴,北风3级,它获得11名。

  最后的第四关580公里,放飞地多云转晴,东南风1级,它获得12名。

  后三关中无论是顺风、侧风,还是小逆风,它都稳居高位。夺得三关鸽王冠军还能说是偶然的吗?毋庸置疑,是靠自己的实力和品质!

  这羽如此优秀出众的赛鸽是如何培育出来的?我很感兴趣,我相信,鸽友们也很感兴趣。我多次打电话给王忠宝先生,说我要采访他,他婉言谢绝了。后来我说,这也许能抛砖引玉,不失为好事一桩啊,最后他答应了。

  王忠宝先生给我上手看了这羽鸽王冠军。它的羽毛、羽条、骨骼、肌肉、体型、眼砂之优秀自不必说,我的感觉是它特别聪慧机灵。我又看了它的父亲,一羽名叫“超级星哈利”的砂眼雨点雄鸽,它的父亲是大铭鸽“超级星”的全兄弟,这一路赛鸽在欧洲获得过冠军和无数高位名次。它的母亲是胡曼斯传奇大铭鸽“哈利”的直女“顶尖雌922号”,“哈利”在鸽界可谓大名鼎鼎,获得过欧洲长距离鸽王冠军,在其他比赛中获2次冠军、一次季军,胡曼斯因此名扬天下。“超级星哈利”是王忠宝先生新引进的优秀种鸽,因为王忠宝先生认为,今后的比赛大多是多关赛,需要600公里快而稳的鸽子。我又看了鸽王冠军的母亲 ,这是一羽名叫“最爱路易斯”砂眼灰色雌鸽,捧在手里,给我的感觉是这羽鸽子灵巧机智,各方面太完美了。我粗略地比较了一下,鸽王冠军羽色像父亲,其他地方都继承了父母的特点,但更像母亲。鸽王冠军母亲“最爱路易斯”就是王忠宝先生致力培育龙园系中黄金配对“小吉米·路易斯小姐”一路。

  王忠宝先生说,育种一要“识鸽”,二要有目标。“识鸽”就是要精准识别能够育出好鸽子的种鸽,目标就是要明确培育出一路什么样的外形(大致一样)、什么样的性能的鸽子 。二十多年前,王忠宝先生挑选了克拉克传世佳作“风神号”的直孙“小吉米”配荷比对抗冠军嫡亲后代“路易斯小姐”,这一黄金配对育出了十分优秀的鸽子。二十多年来,王忠宝先生围绕着这一黄金配对培养出无数赛绩出众的优秀赛鸽,拥有此路血系的鸽友在300-500公里的比赛中,无论是地方赛还是公棚赛(单关赛、多关赛)总是佳绩不断。“最爱路易斯”已经是这一血系的第五代了,其外祖母是这一路的回血鸽。

  在育种的过程中,王忠宝先生常常引进优秀的外血,掺进新鲜血液,不断提升这一血系的品质。他从里奥·贺尔曼系引进赛绩出众的种鸽融入到自己培育的血系中来。“最爱路易斯”的父亲就是雨点砂眼的“里奥最爱”。王忠宝先生说,留种血统要纯一点,比赛血统不妨杂一些。黄金配对“小吉米·路易斯小姐”这路血系善于在300-500公里比赛中快速归巢,而哈利一路血系在600公里左右的长程赛中又稳又快,王忠宝先生把这两路血系配在一起,使这两路血系的优点相得益彰。我问,那以后你这羽鸽王打算怎么配呢?王忠宝先生说,我不会再用它杂交了,我或者再配哈利血系或者再回配“小吉米·路易斯小姐”这一血系。

  王忠宝先生热爱赛鸽运动,早在1993年他就创建了龙园鸽业。他是改革开放后我国大陆最早从欧洲引进种鸽的企业家之一。他的理念是为工薪阶层服务,让工薪阶层买得起好鸽子,这使广大鸽友受益匪浅。就我所知,浙江地区这二十多年来,鸽友们飞出好成绩的鸽子血系不少都出于从龙园鸽业引进的优良种鸽。王忠宝先生也是个出色的赛鸽家,他热情、孜孜不倦地参加各种赛事,取得了辉煌的战绩。现在,王忠宝先生已至花甲之年,但却不减当年之勇,仍然敢拼,各种赛事上,他常榜上有名,这羽鸽王冠军就是一例。

  在他取得好成绩时,他并没有满足。他去欧洲看到欧洲鸽友培育出了许多名系,他就想,我们中国人也应该培育出自己的优秀品系。二十多年前,他就着手育种。这一发不可收拾,他感到育种有无穷奥秘,也不乏有苦闷,但更多的是乐趣。为了育种,他把家从上海的徐汇区搬到松江区的九亭镇。就信鸽比赛的地理位置有利而言,新家远不如徐汇区的老家,但这里地方大,因为育种需要一个比较大的群体。经过二十多年的辛勤耕耘,他培育的龙园系基本成型。龙园系包括三路鸽子:1、“全能的盖比·凡德纳比”一路。其中含“小龙女”、“小迪迪”、盖比“娇小号”血系,是在300-1000公里比赛中有良好表现的全能鸽子,羽色大多为灰,眼砂大多为黄眼。2、“黄金配对-小吉米·路易斯小姐”一路。其中含克拉克詹森和詹森血系,在300-500公里比赛中,无论是地方赛还是公棚赛,均有良好的表现。羽色为灰、浅雨点和中雨点,眼砂大多为砂眼。3、“卡尔·幕利门”一路。主要含卡尔·幕利门的大铭鸽斑杰明和大铭鸽军校生血系,在400-600公里比赛中有良好的表现。该血系骨架、肌肉,腰背都很好,体型有点显船形,羽色有灰、雨点,不少有白条,有的还有花头,眼砂有砂眼也有黄眼。

  在这里,我还想说说杭州鸽友中的一段佳话。杭州鸽友裘力挺先生在2000年从龙园引进2羽鲁道夫原环种鸽,一羽足环为1999-6256487,另一羽足环为1998-6583471。这是两羽不同血系的鸽子。在闲谈中,王忠宝先生说:“阿裘啊,你把这两羽鸽子配在一起,好好玩,可以玩一辈子了。”这一句不经意的话,裘力挺先生听进去了,他围绕着这两羽鸽子育种,育出了无数优秀的赛鸽。杭州鸽友们用这一路鸽子比赛,在500公里左右的地方赛中获得很多好名次,其中不少是高位名次。2016年杭州鸽友应志宏用“鲁道夫”血系在上海澄洋鸽舍参加上海秋季幼鸽特比环比赛,获得A组亚军。裘力挺先生用这一路鸽子打公棚:2015年在黄金海岸公棚送了3羽,飞进2羽,一羽获决赛487名,一羽获决赛11名,四关亚军、三关亚军。2016年在黄金海岸公棚获决赛4名、23名,在铁鸽三项公棚决赛获416名。2017年在蓝色海湾公棚送2羽飞进1羽,决赛获94名,在黄金海岸公棚决赛获145名、164名、408名。十八年来,这一路鸽子不但获得很多奖项,而且在外表上仍然基本保持着自己的特征,从外表上鸽友们一看就知道是“鲁道夫”。“鲁道夫”在杭州鸽友中可谓“家喻户晓”,成为美谈。

  从上面的叙述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育种的魅力。王忠宝先生育种二十多年,积累了不少经验教训,本文不想介绍他的育种经验,因为这很难一下子说清楚,我只是想说说这对我的启发和感悟。

  为什么近一百年来欧洲优秀的信鸽品系名目繁多?为什么大铭鸽层出不穷?鸽友们争相去购买?欧洲人特别注重育种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欧洲人培养一个成熟的优秀品系要几十年甚至几代人。我的朋友王勇岭先生是一位赛鸽高手,本世纪初他在欧洲工作,空余之时,他走访了欧洲很多养鸽名家(不是鸽商),亲眼见到欧洲很有成就的养鸽家是如何重视育种的。一位欧洲养鸽名家看见一个中国人一次又一次地去他们那里买鸽子,很是不理解,他瞪大着眼睛一脸茫然地问王勇岭:“这个人刚刚来买过鸽子怎么又来了?难道你们中国人不会育种?”当然,这位老外不知道那个中国人是鸽商,是做买卖鸽子生意,来采购鸽子的,但是从他的言语中透露出这样的信息:欧洲鸽友是多么重视育种!他们认为育种是养鸽的最高境界,不会育种就不是一个好的养鸽家!

  其实,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自古以来是很重视育种,也很会育种的。最近在杭州良渚遗址中发现很多已经碳化了的水稻种子,这说明我们的祖先早在7000多年前就把野生水稻培育成栽培水稻生产粮食了。南宋时期,人们在杭州六和塔的水溪里发现了红色的鲫鱼,人们就用这红色的鲫鱼育种,经过长期的定向培育,培育出“龙种”、“虎头”、“鹤顶红”、“朝天龙”、“水泡眼”“珍珠”……各式各样、色彩斑斓、婀娜多姿的金鱼,堪称世界一绝。这样的例子多得很!就是鸽子,以前宫廷里各式各样的观赏鸽也是民间培育出来的。

  就在几十年前,我们国家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我们的养鸽前辈李梅龄、汪顺兴、丁培新、高氏兄弟、张锡坤、杨登元、李祖光、陶德尧等人仅凭解放前引进的外国鸽子和海轮上抓到的几只鸽子,培育出李种、吴淞系,飞轮系、高家绛(G绛)、锡坤白、杨绛、小麻雀、麒麟花等闻名全国的优良品系。这些品系的赛鸽,在比赛中各领风骚,犹如一朵朵奇葩,在万紫千红的中国鸽坛上争奇斗艳。养鸽前辈丁培新先生在总结养鸽实践时说过一句话:“不重视育种,不定向培育,就定不了型,成不了种。”

  现在,闭关锁国的状态已打破三十多年了,我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国鸽坛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赛鸽活动在全国各地搞得轰轰烈烈。但是,鸽友们现在常常听到是,我们又引进外国什么品系,却没有听到我们自己培育出什么新的优良品系。对国外好的东西我们是要引进,但仅仅停留在一味引进上,那不是上策。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在批判当时一些人对待文化遗产的错误态度、阐明应该批判继承和借鉴文化遗产以及外来文化时说:“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我们要拿来,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这就是说,对外国好的东西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尽管拿来,但“拿来”后要为我所用,变为我们自己的东西。改革开放后,我们国家的国力日益强盛,老百姓的钱袋子鼓起来了,欧洲的优秀信鸽,我们尽可以去“拿来”,但“拿来”之后呢?难道我们只能一味地靠“拿来”而不能培养出自己的好东西吗?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杭州和香港举办了杭州——香港信鸽对飞友谊赛。我有幸采访了香港著名养鸽家林冠雄先生和王肇基先生。王肇基先生向我介绍了世界鸽界的情况,向我讲述了欧洲信鸽比赛和育种的情况,在谈到中国台湾鸽界的情况时说“中国台湾一些鸽友急功近利,从不育种,只知道引进。引进一只种鸽后就马上出小鸽子去比赛,等到这只种鸽用得差不多了,就又去引进。他们感兴趣的是赌鸽,用鸽子赌钱。”言语间,脸上流露出不屑的神情。我想,中国台湾这些鸽友的这些做法似乎是不可取的。

  反观目前我国大陆鸽界的现状,育种似乎也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一些鸽友热衷于比赛,关心的是如何夺得冠军,如何引进国外好的种鸽,津津有味地谈论着能获得多少奖金,当然,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育种是赛鸽的基础,如果拿不出自己培养出的优良品系在国内外信鸽赛场上竞翔比赛并取得优良成绩,拥有百万之众鸽友的泱泱大国只能是信鸽竞翔大国、信鸽消费大国,而不是信鸽强国!

  党和国家号召我们“要科技创新”,“要拥有自主的知识产权”。在这一精神的指引下,我国很多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我国已成为全球量子通信技术研究的领头羊,我国在航天领域上已进入世界先进行列,我国的东风系列导弹令国外导弹专家咋舌,我国研发的第五代战机J-20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机之一,我国的高铁技术让全世界都伸出了大拇指……这样的例子真是不胜枚举!我们信鸽界也应该奋起直追,不仅要把国外优秀信鸽“拿来”,也要培育出优秀品系,吸引国外鸽友们“拿去”……什么时候我们能培育出了优秀品系在比赛中有出色的表现,让国外鸽友心生羡慕,争相前来购买呢?

  当然,培育出一个比较成熟的优良品系不是一蹴而就的,要花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心血。这要耐得住寂寞,不怕失败,经得起实践的考验。王忠宝先生不仅只是把国外优秀的鸽子“拿来”,而且努力用这些优秀的鸽子来培育有自己特色的优良品系,这种精神可佳!我想,偌大的中国,在努力培育有自己特色的优良品系信鸽的绝不止王忠宝一个人。对他们那些默默无闻、尽心尽力育种的鸽友们,无论他们成功与否,无论他们是否辉煌,我都表示深深的敬意。因为他们是我国信鸽事业的脊梁,是我国成为信鸽强国的希望!在这里,我呼吁有关领导部门和媒体对鸽友们的努力予以关心支持,正确引导,有效管理,大力宣扬,以此形成合力,促进我国信鸽事业的发展。

  信鸽育种、信鸽比赛涉及遗传学、运动学等诸多科学,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也是一门艺术。“学海无涯,我要活到老学到老,向一切有成绩有经验的朋友们学习,向一切先进的理念学习。”在结束采访时王忠宝先生对我说了这句话。今天,我把自己看了王忠宝先生鸽王冠军后对信鸽育种的一些看法和思考写出来,供鸽友们探讨。

  鸡年快过去了,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新春来临,万象更新。借此机会,我向全国的鸽友们致以良好的祝愿,预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好的成绩,百尺竿头更进一步!